全面介绍NMN是什麼?

24
2021
09

衰老本身也已被证明严重影响了身体NMN向NAD+的转换

 

 

一首真正的联锁转换交响曲允许NAD+在身体中被合成和调节。众所周知,维生素B3是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(NAD+)的组成部分。人们也普遍认识到,NMN是NAD+的有力前驱物。虽然NMN天然存在于水果和蔬菜中,如鳄梨、花椰菜、卷心菜和黄瓜中。17,在哺乳动物中,大多数NMN是由维生素B合成的。以烟酰胺的形式出现。中心是烟酰胺磷酸核糖转移酶(NAMPT),这是一种必不可少的限速酶,催化烟酰胺转化为NMN,它既存在于细胞内(INAMPT),也存在于细胞外形式(ENAMPT)。18细胞外形式的酶活性高于细胞内形式,在人血浆、精浆和脑脊液中均有发现。此外,eNAMPT似乎是由多种细胞类型产生的--包括脂肪(脂肪细胞)、肝脏(肝细胞)、白细胞(白细胞和单核细胞)以及心脏和脑细胞(心肌细胞和胶质细胞)。21与NAD+和NMN一样,eNAMPT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。白色脂肪细胞和棕色脂肪细胞都积极分泌eNAMPT,提示脂肪组织可能是NAD+生物合成的调节因子。脂肪组织主动分泌细胞外囊泡(EVS),NMN富集,并能在血浆中循环。EVS是由细胞膜衍生的颗粒,被磷脂双层包围,由人体内的细胞释放。这些电动车不仅保护他们的货物,他们可以存放他们的有效载荷在需要的地方。

27
2021
08

NMN-一种稳定、可靠的NAD+激活剂及抗衰老分子的研究

 2018年6月,世界卫生组织(世卫组织)发布了第11版国际疾病分类,第一次增加了衰老。1将衰老归类为一种疾病,为新的治疗学研究铺平了道路,以延缓或逆转与年龄有关的疾病,如癌症、心血管和代谢性疾病以及神经变性。营养传感系统一直是研究的热点,包括调节蛋白质合成和细胞生长的哺乳动物靶标mTOR;检测低能状态的活化蛋白激酶(AMPK);以及对DNA表达和衰老至关重要的七种蛋白家族sirtuins,它只能与NAD+(烟酰胺二核苷酸)结合,NAD+是所有活细胞中的辅酶。

10
2021
08

NMN清除自由基,这些自由基在紫外线辐射引起的老化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

 NMN清除自由基,这些自由基在紫外线辐射引起的老化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烟酰胺单核苷酸与发酵乳杆菌TKSN 041联合激活AMPK信号通路减轻小鼠皮肤光老化损伤

07
2021
08

为什么NMN需要白藜芦醇作为“油门”呢

为什么NMN需要白藜芦醇作为“油门”呢?

这要从NMN在体内的转化途径说起(详情可参阅:让人眼花缭乱的NAD+补充剂哪家强?)。

我们知道,NMN的所有功能是在体内转化为NAD+来实现的,并且NMN是NAD+的直接前体,也就是说NMN在体内转化为NAD+只需要一步,这一步需要一种转化酶NMNAT(烟酰胺单核苷酸腺苷酸转移酶)的参与。

NMN转化成NAD+后,NAD+会参与体内的多种生化反应,帮助修复DNA损伤,激活长寿蛋白Sirtuins家族,实现延缓衰老的一系列功能。

03
2021
08

NAD+水平受营养状况控制

生长激素与胰岛素

生长激素是一种促进细胞生长和增殖的著名激素.它的次级介质胰岛素样生长因子-1(IGF-1),是由许多细胞类型,特别是在肝脏产生的生长激素。IGF-1的胞内信号通路与胰岛素诱导的信号通路相同,提示细胞葡萄糖的存在。因此,IGF-1和胰岛素信号通路被称为“胰岛素和IGF-1信号通路”(IIS)。

31
2021
07

NMN作为NAD+的前体分子,在多种疾病的治疗中起着重要的作用

 NMN作为NAD+的前体分子,在多种疾病的治疗中起着重要的作用。Nad+能刺激细胞在基因毒性应激下存活,如暴露于苯并(A)蒽和苯并(A)芘[76]。遗传毒性导致细胞死亡的原因是NAD+依赖的线粒体DNA修复酶PARP-1过度激活,从而降低NAD+。它还导致凋亡诱导因子(AIF)从线粒体膜转移到细胞核。77,78,79]。通过提供NAD+,可以显著提高细胞存活率。NMN能否替代NAD+来提高细胞存活率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。

26
2021
07

NMN对健康男性是安全有效的代谢

 单次口服NMN对健康男性是安全有效的代谢,无明显的不良影响。因此,口服NMN是可行的,这意味着一种潜在的治疗策略,以减轻人类与衰老相关的疾病。

24
2021
07

NAD+是人体使用的运输分子

 恢复老年动物和人类的NAD+水平是减缓甚至阻止衰老影响的核心。

一种正在研究的方法是提供诸如烟酰胺核苷(NR)这样的补充剂,身体可以用来制造NAD+。

上面的图表来自本研究由CharlesBrenner博士于2019年8月发表的研究发现,3周的天然橡胶补充剂会降低老年人血液中炎症的标记物。

21
2021
07

NMN是NAD+生物合成的中间产物

由于NMN是NAD+生物合成的中间产物,为了更好地理解NMN的合成,首先需要关注NAD+的生物合成。这一特定的生物合成途径对于阐明NAD+缺乏症的补偿机制具有重要意义。NAD+是由哺乳动物细胞中的三种不同途径合成的:1)新途径--色氨酸合成,2)挽救途径--由烟酰胺或烟酸合成,或3)NR的转化。18]。其中,后两种途径将在本审查中讨论(图1),因为NMN是这里的中间副产品。

烟酰胺单核苷酸在哺乳动物细胞中的生物合成途径。

挽救途径在哺乳动物细胞中占主导地位。19,20]。在该途径中,NAD+的中间降解产物如烟酸和烟酰胺被重复使用以产生新的NAD+。最常见的途径是烟酸磷酸核糖转移酶1将烟酸转化为烟酸单核苷酸,然后在烟酰胺单核苷酸腺苷基转移酶1、3存在下,将烟酸腺嘌呤二核苷酸转化为烟酸腺嘌呤二核苷酸。烟酸磷酸核糖转移酶有时直接将烟酸转化为烟酸腺嘌呤二核苷酸。在NAD+合成酶1的帮助下,NAD+转化为NAD+,该NAD+被NAD+消耗的酶降解为烟酰胺,然后通过烟酰胺磷酸核糖转移酶的催化活性转化为NMN。烟酸磷酸核糖转移酶1和烟酰胺磷酸核糖转移酶均催化磷酸核糖基残基的转移。图1) [21,22].

19
2021
07

NMN在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方面也显示出有希望的活性

 神经系统疾病:阿尔茨海默病和脑出血NMN在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方面也显示出有希望的活性,如Long等人所证明的那样。它有能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根本原因,例如线粒体的形态学异常、耗氧率(OCR)和NAD+含量的降低[8]。作为目前可用的药物干预措施,如美金刚胺或胆碱酯酶抑制剂加兰他明,其目的只是提供对症治疗。此外,它们还会引起厌食症和心动过缓等副作用,因此NMN可以发挥重要作用,因为它直接针对本病的病因。40]。NAD+在线粒体消耗氧气的有氧呼吸中被认为具有催化活性。41]。由于阿尔茨海默病的衰老和病理生理原因,NAD+的可利用性降低,导致脑和肌肉细胞线粒体的OCR下降。8]。同样,线粒体动力学完全依赖于线粒体的分裂和融合。因此,线粒体倾向于经历更多的碎裂,即分裂增加,融合减少,导致线粒体的形态和功能异常。42,43]。在Long等人发表的一项研究中。在AD嵌合APP(Swe)/PS1(ΔE9)(AD-TG)小鼠中引入NMN进行线粒体OCR检测,并将荧光蛋白标记在神经元线粒体(CaMK2a-mito/eyfp)上进行线粒体形态学观察。8]。NMN能有效地跨越血脑屏障,从而弥补线粒体NAD+的不足,从而有效地提高了转基因AD-TG小鼠线粒体最大OCR值,与AD-TG-载体和非转基因载体治疗组相比有显着性差异(P<0.0 5)。除了增加最大OCR外,NMN在AD-TG NMN处理的小鼠中加入ADP(启动状态3呼吸)后,OCR显著增加,尽管基础OCR与非转基因NMN相似。NMN还通过NAD+生物合成途径激活SIRT 1,进而刺激靶蛋白pgc-1α的去乙酰化。图3),负责线粒体生物发生[44]。同样,在CaMK2a-mito/EYFP小鼠中,NMN治疗组线粒体碎片减少,线粒体长度增加,表现为杆状和管状长度的增加,从而确保了线粒体的完整性。